织梦58关注互联网产品管理,交流产品设计、用户体验心得!

新信访条例实施 接访人员态度好了截访干部没了

时间:2018-07-28 20:2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dede58.com

  南方周末5月12日讯 我们期待着奔走在外、难以计数的上访者停下脚步,平静地回到故乡,期待着让高层一直忧心的信访洪峰渐渐退潮,我们需要进一步观察和思考,然后去做更多,让这个社会更和谐、更温情。

新信访条例实施 接访人员态度好了截访干部没了

  柳暗花明的日子

  火车轰隆,70岁的安家宗在颤抖的床板上突然醒来。天色微明,曾经人挤人的大通铺如今空荡荡一片,没有了往日大家的穿衣起床声。

  这是5月1日的清晨,被媒体多次关注的北京南站东庄“上访村”。这个因居住了几千名进京上访者而聚成的小小村落,夹杂在高楼、公路和铁路交错的现代社会的硬朗线条里。

  4月27日,为迎接国务院新信访条例实施,为了落实把上访解决在基层的原则,各省市政府派人到京城的上访村做工作,希望上访者能回家乡解决他们的问题。很多信访者觉得问题有望解决,就收拾行李回去了,上访村就此变得空空的,这是剩下的上访者对新信访条例所感受到的第一个变化。

  第二天,国家信访局首次出现在国务院新闻办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信访局副局长卫金木信心十足地向中外记者说:“我们的新条例内容几乎是全新的。”

  卫局长说,新条例的实施是“我国人民群众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全国信访系统已为实施做好了所有准备。

  水龙头下擦了把脸,拿了块馒头,和旅店“老板”小陈打了声招呼,老安在劳动节的清晨出发了。他们不知道新条例之下,他们会遇到什么。

  尽管知道新条例开始实施的5月1日和随后的6天国家机关不会上班,但这些上访村的访民仍然怀着期待向“两办”的方向走去(注:国务院办公厅人民来访接待室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信访局一门二牌,俗称“两办”)。“就是想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新情况。”一位河南访民说。另一个年近半百的男人说,“每天早上都要到信访办跑一趟,习惯了。”老安说,自己要去最高法信访接待室,听说那里今天上午还上半天班。

  清晨6时半,天还不是太亮,最高人民法院信访接待室胡同口已聚集了不少上访者。“人少了很多啊。”老安说。一位站在胡同口的年轻人消息灵通,他说,的确不少访民被接回家乡去了,各地现在变得很重视信访的处理,很多访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回家了。

  新信访条例的宣传成效果然很好。本报记者在高法信访接待室前随机询问的50名访民中,知道新条例的达42人之多。有些人对新条例抱有很大希望,理由是“政府处理信访问题有了约束,比如60天内书面答复”;还有一些人把更大的希望寄托在中央治理地方腐败的决心上。一位在胡同口卖法律小册子的老人说,这段时间,上访的人买得最多的就是信访条例,其次就是行政诉讼法和土地法。这位75岁的安徽老人也是一位访民,上访之余做起买卖维持生计。

  上访村的访民中,相当多的人都是为土地或房屋拆迁奔到北京。他们常能因同样的遭遇找到共同话题。而这个时候,年迈的老安常常插不上嘴。他缓慢地排队领表,缓慢地写字,缓慢地挪动步伐,但临近中午时接待却结束了。

  剩下的7天对上访者来说是个漫长无聊的假期。当大多数中国人享受悠长假日之时,上访的人们却屈指企盼5月8日的到来。

  5月8日,是“黄金周”结束单位正常上班的第一天,对上访者而言,它的意义更在于这是信访部门按照新条例接待上访者的第一天。这些因着形形色色缘由而在中国首都滞留上访的人们,已将这平常一日视为柳暗花明的开始。

  “态度好了,截访的人不见了”

  5月8日下午4时,通常上访最集中的“两办”门前出奇地寂寥。这是一年多来最为罕见的一次。若在往日,以胡同口为起点,常有数以千计的访民排起长龙,延绵数十米之外。

  崭新的国务院信访办、全国人大常委会信访办的名字镌刻在胡同口的墙壁上,常来的访民说,这是今年全国“两会”后的一个新变化。这里曾经是一个无名的神秘所在,如同北京很多不挂牌的单位一样,然而每天门前难以计数的访民却让这里变得尽人皆知。

  上访者对于新信访条例的第一天有两大发现:

  第一,所有接访政府工作人员非常和蔼,也很耐心地接受咨询,也准备了很多便民措施。

  第二,他们发现“截访”干部终于不见了。

  什么是截访?如果问上访者这个问题,每个上访者都会滔滔不绝。遭遇截访是他们上访路上最心悸的痛,远远超过在北京艰难维生的辛酸。

  而这种故意切断上访人和上访机关的联系的截访和堵访,甚至对上访人打击报复,一直是中央三令五申要求制止的。

  “没有截访者了?”站在“两办”对面观望,老安突然亢奋起来。他还是有点担心,因为前面几个人看着都是乡镇干部的打扮,不知道是不是截访人员。老安迫不及待地惶惶发问,慢慢走过去。

  老安穿过车流时不时瞥一眼那几个人,直到与他们擦肩而过,都没有受到阻拦。

  “他们没截?奇怪。”“两办”就在胡同尽头,走在胡同里的老安一脸的匪夷所思,老安觉得今天的胡同好像宽了很多,他从来没有走得这么理直气壮过。

  避免“截访”,一直是处理上访的一个难题。

  有些地方政府的派驻人员或者被投诉对象,以前会聚集在这里,对上访人员进行拦截。在“两办”门口的大街上,每天都可以看到一些沿街停靠的外地车,他们的任务便是阻止上访者登记成功。

  以前信访办周围一直是个由上访人和截访人汇成的海洋。两大力量从胡同口一直较量到办公大厅登记窗口,绵延数百米。有时候截访的人多到连胡同口都挤不进,有的发生了身体接触和冲突,造成了另一种社会不稳定因素。

  这个胡同里除了“两办”外,还有宣武教育学院等几家单位,进进出出的未必都是上访的,所以截访者要精准判断,以免截错了人。

  其实对于截访,地方官员其实也不愿意。某省一位县信访局长向记者吐露了真实的想法。这个地处中原的河南贫困县,去年用于治理信访的费用超过200万元,其中一大半用在截访上。而这仅仅换来一个表扬:进京上访的146人次没有一个被国家信访局记录在案,省里考核纪录为零———“这有什么意义”?

  这位局长还坦言“截访”带来的矛盾心理,“本来是老百姓来求咱们,可现在不一样,你去了,你得求他了,他要吃这吃那,给他说好话,否则他去北京闹事你就麻烦。而矛盾积压下来,还是不能解决。”

  而新信访条例下,“截访”问题将有可能得到比较好的解决。

  在新的信访条例实施后,受理投诉更加规范。在信访办大院里,记者看到新的大幅信访条例放置在院内最醒目的地方,院口同时设了3个便民咨询窗口,每个咨询者都会领到一张“信访人的权利和义务”的单子。

  登记大厅里同样是占据了几乎一面墙的新信访条例,有四五个人正在仰视。时钟指向16时20分,大厅里响起了下课般的铃声,人群里发出共同的“唉”声。“白站了这么长时间。”一个快要排到窗口的女人嘟囔着。

  把信访解决在基层

文章来源: 皇冠体育娱乐 http://www.lchgjs.com

  关注 互联网的一些事 官方微信,回复" 5983 " 即可在微信里阅读本篇内容。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织梦58,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

围观: 9999次 | 责任编辑:dede58.com

回到顶部
describe